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亻建商B.CCB3.COM头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736|回复: 0
收起左侧

广场舞大妈也挖矿,意外停电却揭开:20亿元矿机的设局

[复制链接]

915

主题

924

帖子

92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924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本文章
发表于 2019-5-10 19:4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链鑫公司成立的2018年10月,全球区块链产业陷入低谷,比特币(BTC)的价格也从最高峰的19565.5美元/枚快速暴跌。
' S! z8 K+ ~5 q& S, |( `; D
9 y% F" g3 p/ q# U* M; C51岁的赵红是河北邢台一家事业单位的职工,有着稳定的工作。她从没想到,寄托着自己发财梦的“区块链矿机”生意会一夜之间成为泡沫——尽管她至今也未搞懂区块链、“挖矿”的真实含义。0 ~: P3 G! X8 P- d- [
  b0 {# i( r- z, u
当地警方初步统计发现,从2018年10月到2019年2月,河南链鑫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链鑫公司”)向数千人完成销售了30多万台蜗牛星际服务器(俗称“矿机”),总涉案金额高达20亿元。赵红便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 B$ D' F& ~+ ]6 C& }0 X; C

# w) m- \6 g$ s, x6 \: c! M种种信息表明,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圈钱骗局。链鑫公司如今已人去楼空。
( t* I& b8 D" z8 {1 {3 `; @0 v- O. y- L: d/ _& P$ k1 c
前传

% d" I$ x* p" y# a& u赵红第一次听说链鑫公司,源于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张洁推介。+ c' q& K1 N9 Y% a6 i9 |9 ^$ n

2 G4 p/ f( s$ r) j" ]2 Z$ T张洁是链鑫公司的业务员,但她说自己并不懂区块链,当时应聘的公司,也不是链鑫公司,而是河南省安泰众和产权交易咨询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安泰公司”)。$ {- ^1 X6 E8 y

$ ]9 P; Q/ Y7 V7 a9 e第一财经1℃记者查询发现,链鑫公司为安泰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安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一个名叫霍东的年轻人,他持有这家公司80%的股权。安泰公司另外20%的股权,则分别由安徽万国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安徽省国泰众和中小企业经济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
9 B- u9 E! v! O2 A! Y
" y! |$ a" i$ K8 Q天眼查数据显示,霍东名下共有18家公司,包括河南省安泰众和产权交易咨询集团有限公司、河南链翔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比特大陆(深圳)区块链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比特大陆”)。
' L$ B  }$ I: U3 X4 x6 p+ F+ b
, {8 j0 Q% r4 S! l; ?7 C▲2018年4月之后,安泰公司的“解债”业务基本停滞,霍东开始寻找新生意,并将目光转向区块链产业。6 f- q' L% N  ?, g9 N1 R
. ?2 o; f' F, q/ f
一位曾与霍东有过业务往来的区块链从业者向1℃记者介绍,霍东的老家在安徽,亚飞电器销售商行是他成立的第一家公司,在前几年投资担保公司盛行时,他也曾投身其中,但最终欠下不少债务。/ N, Y4 M, ?' X4 M- v/ X- Q
) J, Z) t4 p+ O  V& Z: |6 ?
2017年2月,霍东发起成立安泰公司,最初的主营业务是“解债”。所谓“解债”,是近年兴起的一种民间债权债务处理手段,正常的方式是通过受让债权的方式帮客户处理呆账、坏账,“解债”公司的盈利主要来自于受让债权的差价或手续费。但1℃记者发现,安泰公司的“解债”模式具有很深的庞氏骗局色彩。& N2 r# u4 o, p6 d% [. E# m, _

: g, ]% V' `) y& `' r1 l& n/ T/ \一份安泰公司与客户签订的债权转让合同显示:张女士共计将6万元债权转让给安泰公司,而安泰公司则向张女士收取两笔费用,一笔是服务费,收取债权总金额的10%,即6000元;另一笔是与债权总金额等值的预付款,即张女士在将6万元债权转让给安泰公司的同时,另外向安泰公司支付6万元预付款。
" A5 j( f& W7 g) ^  ]0 r
  F9 E  V- r4 X  `! `' k安泰公司则承诺,将在未来12个月内,每月向张女士返还1万元现金,共计支付12万元。通过这笔合同可发现,假如该笔债权能够顺利全额追索,安泰公司可以获得债权总额10%的收益,但1℃记者多方调查的信息显示,能全额追回债务的几率极小,仅收取10%的手续费基本上就是做亏本生意。占用“预付款”可能是这种模式的核心利益点。
' Y/ v( C8 P7 T9 E& q* ]& y9 J) P8 Z' Z9 D7 v% A  \) F
“安泰公司的这种‘解债’模式,可能从一开始就存在巨大的隐患。”长期从事投融资研究的上海市协力(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昌同说,随着债权总额的增加,安泰公司每月需要返还的资金也将成倍增多,一旦安泰公司自身的资金造血能力不足,必然会造成后续返还资金无法跟上,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 K/ @+ j& p3 y  F7 r$ {* \1 G$ M& U/ N3 T/ A  m0 \
张洁说,自己当初之所以去安泰公司上班,也是因为“解债”:她曾经将资金放在当地一家投资担保公司理财吃利息,后来,这家担保公司倒闭,这笔资金就变成了无法收回的呆账。听说安泰公司能帮忙“解债”,便跑去咨询。再后来,她将自己的债务合同和相应要求的资金交给安泰公司后,担心后者跑路,干脆就辞掉原先的工作,去安泰公司应聘,成了该公司的业务员。4 J7 [7 j, @* E* V

; |2 T8 J3 p9 ~, P# a8 _多名曾在安泰公司任职的业务员向1℃记者证实,2018年4月之后,安泰公司的“解债”业务就已经基本停滞,霍东开始寻找他的新生意。
2 t2 c4 S: d& `: u- }1 M' O
9 M" g+ o7 Z9 l. N: [2018年10月,安泰公司投资设立了全资子公司链鑫公司,这是一家号称既发行虚拟货币又售卖矿机的“区块链公司”。诸如张洁这样的安泰公司业务员,也转而成为链鑫公司的业务员。
亮相
$ G: {: C7 g6 w$ V# U
霍东的“区块链”项目亮相极为高调。3 G* k7 @, g+ `; l
* ]% r5 X2 T5 ~6 Z1 {: Y: N! [4 v4 w
2018年10月29日,正当全球区块链产业陷入低谷,比特币(BTC)的价格,也从最高峰的19565.5美元/枚快速暴跌时,“2018中原硅谷首届(国际)创新科技盛典暨全球唯一存储式应用生态CAI研发启动大会”在郑州召开。
. B) `& q% Y+ }2 z- p  j
0 @/ I3 E. U7 c% A与不少区块链行业会议的参会者多为80后、90后不同,链鑫公司的发布会上,参会者大多为中年人,其中不少是安泰公司的“解债”客户。2 a. y/ M# j& P: b
% H8 Q, C; O$ B
作为链鑫公司业务员,张洁参加了当天的会议,她说,这场会议的实际操盘者正是霍东。
2 O* J5 w! }1 h5 \7 q& A; M
1 q9 ?5 Z. `0 ]! M6 y当天,霍东向现场的数百名参会者重点介绍了当天的主角——“蜗牛星际矿机”。从外观上看,这款“区块链矿机”与日常所用的台式机电脑的主机形状、大小类似,配备的是英特尔四核处理器,运行内存有2GB,机箱的头部是几个网线的插孔,背面是一个用于散热的风扇。- t3 r' T: ]! v+ S) W
% q% G# L6 g3 `$ Q+ c1 F
当地一位矿机研发人员告诉1℃记者,他们也曾对该机器进行拆解分析,根据他们的经验,这款售价5800多元的“矿机”,当时单机的实际生产成本应该在600到800元之间。
8 Q9 H+ p3 P$ ~* Q# ~( b) W6 V: I3 n. ?2 V
据介绍,这款矿机相当于10年前的“比特币矿机”,且具有“一机双挖”功能,可同时开挖“CAI”和“Filecoin”。CAI为链鑫公司的虚拟货币,Filecoin是IPFS的代币,而IPFS则是一个得到不少区块链从业者认可的互联网底层协议。/ d+ N& _! O6 Z% H
: s: Z8 p; D! a4 y) M% T
霍东在当天会议上的一番话让不少参会者当场成为了“蜗牛星际矿机”的投资者:10年前,一个比特币矿机每天能挖375枚比特币,相当于一天收入20万元,可很多人却无动于衷。现在,“蜗牛星际矿机”的机会就在你面前,抓住它,你就能实现两个月回本,而且,你买的矿机数量越多,每台机器每天挖的币就越多。& |* h! C0 `( }" W, [! U! y3 O+ \: V
# p0 R5 f! j+ G) v( \8 Q# j/ {
▲售价5800多元的“蜗牛星际矿机”,实际生产成本在600到800元之间,被宣传可同时开挖链鑫公司的虚拟货币“CAI”和“Filecoin”。
" j$ f1 R. e( j" ]; y  Z7 B+ m
* ~5 _- ?% U' h+ A4 o5 H6 |不少投资者向1℃记者证实,当初之所以愿意出钱购买矿机,其中的一个原因并不是因为CAI,而是因为Filecoin。链鑫公司和霍东在推介时称,待Filecoin上线以后,投资者可根据收益最大化原则,对“蜗牛星际矿机”进行动态切换。但后来的事实证明,直到链鑫公司倒闭,也没有任何用户挖出一枚Filecoin。
! X2 f( @( J5 ~' h# }0 O# v/ Y" G$ j# K+ J6 e# d; Q& w' b
来自驻马店的刘江也参加了这场发布会,“当时给我的感觉,还挺正规、挺有实力的。”他在接受1℃记者采访时说,那天给他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事:一是胡润百富董事长胡润亲临现场;另一个是会场展板上的主办方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 j# W9 X, P4 h& }
5 R) o0 k7 H! p% T
多名参加当天会议的链鑫公司业务员向1℃记者证实了上述信息。1℃记者试图就相关信息向上海胡润百富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求证,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E9 E; {  O  u. K( K
5 j, X# Q) D6 R5 U
根据链鑫公司的介绍,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规划于郑州市中牟县白沙镇,总占地面积200亩,总规划投资100亿元,建成后将是一个集AI智能、区块链、大数据、互联网等在内的新型区块链产业园。  K; a' c" O5 @: `8 P! Y- j
. h( P: r/ l- H$ w2 _: N2 o2 A6 g( K2 R
但多位白沙镇官员在接受1℃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地并没有所谓的“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更未与任何人对接过所谓的“区块链产业园”。而且,白沙镇早在2014年已经划归郑东新区管辖,不再隶属于中牟县了。1℃记者亦未能从公开渠道查获更多关于“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的详细信息。
梦想

! s6 V6 s1 X* K2 f  i0 P0 P赵红、刘江等人此前并不知道区块链、CAI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们都成了链鑫公司的投资者。
7 r2 a, O2 t8 m& ]) Y) S4 F
& W/ e$ e2 u; @. @0 W“像邢台这样的三四线城市,值得投资的渠道确实是太少了,除了把钱放在银行吃低息,确实没啥可投资的产品。”赵红说,其实三四线城市的居民也有很大的投资能力,但一直缺乏适合的投资渠道。
  W0 j# A9 H/ k4 q# B6 V
  T) s, G# r9 ~0 O0 W1 O6 T链鑫公司的一名业务员给刘江算了一笔账:一台“蜗牛星际矿机”一天能产出47枚CAI;100台,每天就能产出7000枚CAI;1000台,每天就能产出80000枚CAI。在这位业务员的指引下,他登录一家名为“AT”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查询发现,当天,一枚CAI的价格为1.40元。' |" J3 R4 W$ d' d& D
% a" {0 r; m% o4 H% z+ y3 r
“如果我有100台矿机,那每天的收入就有9800元,每月的收入就是29.4万元!”一番盘算之后,心情激动的刘江先是尝试着购买了10多台矿机,之后,眼瞅着CAI价每日攀升,他又花50多万元,购买了100台“蜗牛星际矿机”。
* J$ }/ x$ f1 a+ S, H
5 v) D# G3 N4 w' |' F- J比刘江更谨慎的赵红,先是选择了观望,但眼瞅着“AT”交易所上的CAI价,从发布时的每枚0.5元涨到1.4元、2元,她终于按捺不住,于2018年12月29日经张洁介绍,购买了40台矿机。而张洁自己,也花钱购买了70台矿机,甚至一些钱还是向姐姐借的。
. r4 y( l3 O+ l0 p( n( [: |& |
$ n# m8 ]/ _0 C: L最终,张洁共向身边的亲朋好友售出了200多台矿机。
8 o4 W. _% A9 z+ W
# J( h2 Q" K) C6 P2 H) T链鑫公司还推出了一项颇具诱惑力的代理政策:缴纳10万元保证金,就能成为代理商,代理商每卖出一台机器,能获得10%的佣金。此举加速了“蜗牛星际矿机”的销售,一些矿机购买者看到有利可图,开始转做代理商,一方面,向身边朋友推荐矿机;另一方面,又开始利用这10%的价格优势,转而囤积更多矿机。
8 u- f8 O* Y" C7 B$ R; i- Z  l% p/ n: o; v& B4 P
“最多的一个代理商,自己就囤积了1万多台矿机。”刘江说。
1 B/ g7 m7 @% D" b: Y, H8 e9 y! v9 w1 F8 R$ u7 Y8 ^
大量来自河南、安徽、河北、湖北等地的二三线城市的投资者,纷纷购入矿机,试图从不断上涨的CAI价中火中取栗,其中不少是只会在广场上跳舞的大妈。' F  r( G4 H) S1 U. M
# j' D# m2 i4 l' U  G
一份中原硅谷合肥运营中心销售统计表显示,仅2018年12月,该运营中心就完成13747台矿机的销售,销售额7300多万元。/ d3 g7 ]) S* |/ r

7 y0 Z1 d8 M/ D, m* C9 M8 w事情败露后,有投资者对矿机购买数量进行初步统计后发现,有一个人竟然购买了2万多台矿机,其他人多者数百台,少则几十台,总数量在30多万台。以每台5875元计算,总涉案金额在20亿元左右。
1 }3 F, U' x* n% d5 g* b3 [/ q: a! `2 k  j) u5 |. Z% c" b0 t
看着每天上涨的CAI价,赵红很开心,她甚至开始梦想着,等自己挖到1000万枚时,就把所有的CAI全部卖出。
5 X) V% s" p) k; X$ E7 A, `
( G6 }% n1 V' t5 K& ^$ v“当时我想,一个币2块钱,1000万个就是2000万,够我下半辈子花了。”不过,她的这个梦想,却被一次意外的停电事故惊醒,这让她感觉有些不妙。
3 S' g: x: H" c0 J9 ~2 c5 V
; p8 C4 a- r5 Y! f! h当初,为了能尽快挖到更多CAI币,她特意安装了千兆带宽的网络,并专门改装了电路。某一天,整个小区突然停电10个多小时,她很着急,担心会影响CAI的挖出数量。不料,等到第二天查询后台时发现,CAI币的数量仍然出现了增长。+ |! ]  L: K- t# L" E) ?$ B( ], g2 q' y

; F2 x, H, N# h, ^“(矿机)都停电了,怎么还能挖?莫非这些币不是挖出来的,而是后台自动分配的?”狐疑的赵红,又做了一次实验,她将所有矿机的电源全部关停,结果发现,每天的CAI币增长量还是没有因为断电而停止。她终于开始醒悟:所谓的矿机挖CAI,可能不过是链鑫公司的一个噱头。" A1 I; O$ ]. h, r8 S* M

) {( G9 p3 B# c% g. ]( |多名链鑫公司的业务员也向1℃记者证实,他们都有与赵红一样的发现。/ \4 [# p! \( X' ?

2 p( x, V! v4 G0 L此后,赵红开始不断将手中的CAI挂出卖单,但她很快发现,整个“AT”交易所,除了几个零星的成交单外,根本没有大额买单挂出。直到“AT”交易所关停,她也才不过卖出了1万多元的CAI币。
) q. u9 E2 Z, k, E$ a7 ]! v2 N" j8 S9 c8 a1 r/ ~
2019年2月,“AT”交易所、链鑫公司分别挂出的两则公告,更加剧了赵红的担心。1 @8 l3 j0 y& P& I  V2 v8 G' Q3 I

5 q5 W, b0 W* c( k% o& i2月14日,“AT”交易所在公告中称,由于平台遭受黑客攻击,决定暂时停止所有提币操作,并冻结相关交易3个月,直到排除所有技术问题。
: |; N4 m; K8 d4 q( i) P. G* r" a; i9 t  A8 k! v. A) i5 ?) F5 l
▲2019年2月链鑫公司的公告: M$ J* u7 L$ C: B, G, ~

# z! |" u$ G: e. m6 v. m2月17日,链鑫公司则在公告中称,公司于旧金山时间2019年2月7日进行了美国路演,得到众多硅谷高科技公司和风投机构的青睐,决定将公司总部迁往美国旧金山硅谷,并承诺,“美国硅谷科技公司”将按照市场价回收CAI币……
. k! A; S- c- N' P$ I/ V. j, b1 B5 s; e; |7 h8 p' k4 Q* z9 U
赵红预感到了不妙。+ I2 {% D( R8 l* m( u2 y4 V9 E

7 Q0 p( w6 W2 E5 r与此同时,刘江等人还发现,“AT”交易所似乎与链鑫公司有着甚为复杂的关联关系。根据链鑫公司的信息,“AT”交易所是新加坡Anthay基金会发起成立的。智联招聘信息显示,新加坡Anthay基金会是深圳比特大陆的发起方之一,后者的控股股东、法定代表人为霍东。
0 [6 M/ o( H+ {- T- \2 M5 T& x& c0 r
更令人担忧的是,同样在关注公告的张洁等人也发现,链鑫公司的数十名高管,全都联系不上了。% ]3 d5 k* M, O# @& a
泡沫
7 @8 N5 Q9 u  q$ n
刘江发现,他的“AT”交易所账户上静静躺着的数百万枚CAI币的价格,开始从巅峰时的2元迅速暴跌至7分钱,并最终变成一串毫无价值的数字。
# J1 ~( z- M2 D: S3 t0 m: K/ |5 g  j) K' @8 k, ~; [
如梦初醒的链鑫公司投资者纷纷向公安机关报案。( S' E# _) ~% B8 I1 }
- a; _; B1 A' j! p/ v: Q+ |
郑州市公安局宣传处一位负责人向1℃记者证实,目前该案正在侦办之中。截至发稿,1℃记者未能就此获得更详细的信息。
! d3 ?" c5 c# A: \  ~0 V' @( W8 B1 v/ S3 t8 I  w
一位长期从事区块链投资的观察人士向1℃记者梳理了本案的操作手法:霍东等人先是通过100%控制链鑫公司,将成本数百元的“蜗牛星际矿机”高价卖给投资者;再通过唯一的交易场所“AT”交易所实现对CAI币价格涨跌的操控,不断吸引根本不懂区块链投资的投资者入场;最后突然关闭交易,卷款离场。最终在短短4个月内完成了20亿元的财富收割。$ L* F: c" Z( j# R2 J" l. F/ v
' G. v& o) j1 ]; R4 `
同时,霍东等人发起成立深圳比特大陆的行为,可能还涉及商标侵权与误导欺骗。/ w3 ]/ ~% i* }6 r" I
0 Z& H% I+ }7 }& L
工商资料显示,“比特大陆”商标的所有人与申请人,为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比特大陆公司”),这是区块链行业最知名的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之一,曾先后获得IDG资本、红杉资本等风险投资,巅峰时期估值高达500亿美元。比特大陆公司的工作人员向1℃记者证实,比特大陆公司与深圳比特大陆毫无关系,更不认识霍东。
& R: k9 t' }  x6 H7 @2 k" t7 \$ i3 o$ e) U7 u" a+ U6 Q+ u! [
随着链鑫公司的倒闭,这款曾经单价高达5800多元的矿机,也成为不少投资者手中烫手的山芋。/ T5 s; U/ P$ M2 i; a  [. Z3 Y
% S' \4 H  |. d* G5 t: ?. a
刘江发现,当初他以每台5875元购买的矿机,正被人在一些二手交易平台上以每台280元的价格对外转让,这意味着,他当初花费50多万元购买的100台“矿机”,现在只剩下2.8万元的价值。1℃记者在闲鱼、转转等二手交易网站上发现,该矿机的实际成交价格为200至350元之间,不足当时售价的二十分之一。
/ u: L, E) e( q% z2 T' d8 }$ M5 A* o) K
2019年2月25日,郑州市公安局郑东分局发布《法定不批准出境人员通报备案通知书》,以霍东等人涉及“集资诈骗罪”为由,对其持有的护照等资料,予以作废,这意味着,包括霍东在内的链鑫公司多名高管,正式被限制出境。
+ b- J8 B/ C9 W( V; \& k8 j. j
/ C) c& A) X# Q1 o. v1 _  `! H& O# m4月30日上午,当1℃记者再次来到安泰公司和链鑫公司位于郑州东站对面的绿地中心(当地俗称“双子塔”)南座23层的办公地址。* j$ A$ h5 B/ \% e0 v

, ?+ \+ e6 F( T& q! M0 T3 ?1℃记者在现场看到,整个办公场所已经空无一人,甚至连公司标识牌也被清除干净,办公室内,电脑、资料等均被当地公安经侦部门统一查封。
3 |2 z% v: s+ ]' f' I8 @' g! v+ w4 p& U7 c
在走廊尽头的一间董事长办公室内,散落着霍东的几盒名片,1℃记者根据名片上的手机号打过去,听到的提示音是“无法接通”。2 U+ m) @+ {4 E- |$ ]2 y& [
, N$ m1 [, Y- S4 |6 Y/ n
应受访者要求,所涉投资人及业务员均为化名!
在线好友 消息 提醒 我的菜单 浏览 发贴 记录
技术支持
!tabtitle!
公众号
CCB3_COM
微信扫一扫

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亻建商B.CCB3.COM头条!

GMT+8, 2019-12-15 19:34 , Processed in 0.957020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BBS X3.4

© 2001-2017 CCB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