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亻建商B.CCB3.COM头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68542|回复: 14
收起左侧

赌石小说《泣血的翡翠》长篇连载8-9,真实改编,也木西...

[复制链接]

390

主题

385

帖子

36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5
QQ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本文章
发表于 2017-8-25 01:4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招呼Ta 关注Ta
; K0 h5 ]9 r* l) A: B: H5 \

. h$ f% S+ A5 D; U; N第八章 待价而沽欲出手+ N, i) e* P2 d) j
+ J/ V. O) }; g- _% U0 k
通过火力侦察,初步验证了我这块祖传的磨刀石确实是翡翠,而且还应该是种水不错的翡翠,如果真如那董老先生所说,是极品翡翠的话,那我就要大赚一笔,说不定真的就一夜变成富豪了。你说不要白日做梦,但梦来了,嘿……不做也不行!
3 e9 c  K  b) q; G9 b7 n. t3 p! [- p$ X! v! L
欣喜之际,我觉得,还是应该将这个事情尽快告诉父母,千瞒万瞒,不能瞒父母,既然已经证明了我买的磨刀石就是翡翠,我心里的底气自然就足了,也就不担心父母的责怪,更主要是,我私自挪用了这么八、九万块钱,总是要有交代的,父母肯定迟早也会察觉到的,于是我主动把购买磨刀石的前后经过告诉了父母。
- v5 |6 V8 ~; k" v8 W
# D' i! ?2 S. P: b5 h“瑞江,你也这么大的人了,做事一定要谨慎稳重,稍不小心,我们这个家业会毁之一旦的,”父亲叹了口气,若有所思的说:“当年你爷爷就是因为一个赌石不够谨慎,几乎倾家荡产啊!”
3 [/ ^" [: }# f+ e' q* G“就是啊,这么八、九万块钱的东西,你也不和我们商量,要是搞砸了,我们亏得起吗?钱不好赚呢,以后还要过日子呢!......”0 P+ F6 n1 B- @4 r+ a+ X

. P% c0 f+ L3 K- _4 N% [“那些就不说了,”老妈还想说什么,却被父亲打断了:* p* t0 a1 I! j) {1 n4 I' P) {+ _

3 B% ]1 U% P7 [3 I“瑞江,这石头既然都买来了,这么久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们呢?”我看出,父亲并不生气。他似乎也对这祖传的磨刀石产生了莫名的兴趣。
  k/ q. M7 ^; q) [4 o5 k+ N1 o& q7 D' L
“当时我对钏祖根家这块磨刀石象着了迷一样,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我,但又怕你们不同意,所以就私自把石头买来了,买来后又不放心,才拿到市场上去找人辨识,直到确认是翡翠了,这不就来跟你们说这事了。”
9 M4 Q) x7 J; m- T1 L/ e2 W, j, r# s- C9 K/ b& ?9 C
“买都买了,难不成你还要永远瞒着我们不成?赶紧把石头拿来我看看吧。”. t0 X" D7 f0 Q8 E+ S3 w7 R* P) _

* Y; y7 C- o/ @% b老父亲似乎跟我一样,对这块磨刀石有一种莫名的情怀感,看着他有些迫不及待了,我赶紧把石头搬到父亲跟前放下。老妈也凑了过去,两个人在那里边看边议论起来。
2 E2 I, `% o5 o! J
4 C) E* o' ]7 |5 y  n其实,我父母虽然不做翡翠生意,但几十年生活在缅甸,对翡翠还是相当了解的。特别是老父亲,年轻时有很多年一直跟着我爷爷做玉石生意,从中也学到了很多技能和经验,也积累了不少人脉,对玉石门道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_% d# d6 w( m
" e* P- x2 [0 [5 C
“瑞江,我们看了下,这料子应该是帕敢的黑乌纱,从皮壳特征来说,沙感好,紧凑,还有若隐若现的莽带特征!应该是不错的料子,初步来看,8万8,这小子算是你碰到好运气了。”: u7 x" o8 f; n5 J8 T3 N6 @' A# R
% x( e+ J9 x( ?% e8 ^* K
“市场上的人看过了,他们也是这样认为。”接着我把市场上高老板和董老先生的一番评价告诉了父亲。
1 \7 Z( w2 l. c* k9 O- i$ _* H+ m# a* h1 Y8 H
“那个董老先生的判断应该是可信的,他们出过多少价格?”) E0 g. e: S0 A& [
“因为我没有开价,而且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开价,开多少价才合适,所以他们也没有还价。”
/ u4 O; a+ X- C7 B
' Q/ g% y; R7 w( c- {. N$ ~$ v, L! s6 _4 N. s: |
“哦,这样就对了,以后这石头你别乱开价,真要有人买,你得先告诉我,我们商量后再说,这石头最好放在家里,不要轻易拿到外面去。”+ q: |2 f" Q4 C1 T5 |
/ V4 r1 D; H, e/ O/ p+ e
“老爸,那你觉得这翡翠要开多少价格合适?”$ c; Z- \. k! o3 a8 z
“这开价的事,你别急,我先找几个信得过的人再好好斟酌一下再说,如果真的如那董老先生说的那样,就是88万,也只是零头”
! c' l& {! q) \- L
' u! Q+ e- ?5 ~2 x9 ?5 b“好的,”我真是有些欣喜如狂了,不过我想起购买这翡翠的时候,钏祖根的嘱咐,不禁又多少有些担心起来:
4 f& S/ U2 H( _. ?8 E$ D“老爸,我买这翡翠,总是觉得有些神秘,交接的时候他家还搞那么多的仪式,真是有些奇怪,特别是钏祖根说的那些话,我看我们还是要注意着些,不要生出枝节,惹出意外来啊”
+ H5 v! X$ J! X( |* ~
0 w/ m. d8 _( W1 Q( e# v“管他家说什么,我们既然花了钱买来了,就是我家的东西,想怎么卖是我们家的事了,”老妈接过话茬:“以我看啊,也不要折腾了,只要能赚钱,多少些不管了,尽快出手,把钱赚回来就得了。”
6 J* Y9 r# z! J+ f! w1 V
9 A  e3 b% X) W$ Q3 P) @“石头肯定要出手,钱肯定也要赚,但我们要想个妥善的办法,尽量卖出个好价钱来,”老爸对老妈有些不高兴了:“钏祖根家说的那些话,我感觉也有些蹊跷,宁可信其有吧,俗话说,宝物不轻易示人,我们还是低调些,小心些为好。”
* z+ v# d0 r5 |6 I" o- \
! _+ C' t+ y: D. j( ?几天后,家里来了三位客人,他们都是老爸约来看石头的,经介绍,一个是八莫那边的景颇族叫木然,另外两位是瓦城上来的蒋老板和汪老板。据说,他们都是赌石行道里的老手了,经验丰富,是父亲早年做玉石生意时认识的朋友。1 T  G" @0 j! d8 R6 D9 g( w. w" ~
2 Y' s. i1 d. }9 J  q- C% F
三位轮番上阵,各显神通,打灯上水对这块磨刀石仔细琢磨,一炷香时间过去了,每个人看完石头后表情上都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困惑和凝重,三人围着石头窃窃私语,讨论着石头上的表现,随后又是很长一段时间,除了电筒刮擦石头的声音,屋子呈现一阵让人发怵的宁静,似乎这块磨刀石吸附了他们的魂魄一样。
" D* X* M. k, @: I; ^9 R1 C/ N5 E- a. v' o
这种失态表现在这种高手身上,就算我这种不善于察言观色的人也能感觉到这块磨刀石肯定是非同寻常的宝贝,商场滚爬多年的老父亲自然也是感觉到了气氛的蹊跷,半响后,老妈端着一盘水果进屋,三人才有些尴尬的回过神,开始向我父亲询问价钱,我父亲微微一笑说:/ k) r2 y* S: H' E$ i
2 X# i) z2 D& j6 D6 ^; m' }! E
“你们各位,都是我多年前的朋友,想当年,你我们也曾经合作过好几次玉石生意,也很愉快,遗憾的是,因为机缘不佳,我早已经不在江湖了。”. ?" e  F; E0 J0 L2 F: G) i9 \
% R8 @5 p" \( n. u8 I
父亲转过身来指着我说:“这块石头,是我的儿子上手的,买价确实有些高,因为才疏学浅,不精玉道,今天邀请你们三位前来,不是要你们来买货,是请你们来指点的,就当是我们几位老朋友之间的一个翡翠鉴赏小聚会,也让我的儿子从中向各位师傅学学见识。三位都是赌石界的高手,看石料可以说是入石三分,好坏优劣尽在你们眼里,请各位多指教。当然了,你们要是看中了,也可以帮估个价或者出个价。”
( I5 E0 m0 k; f& y& C: ]) k/ H0 h! J
真的还是老姜辣啊,老爸的一席话,说得合情合理,滴水不漏,轻松就把价格这个问题抛给这三位老板了,着实厉害,我突然佩服起老爸来了。
9 s. s( l4 p1 M8 V6 j" p$ x4 t3 N1 n3 L
三位老板客套的打着哈哈,又经过一番议论后,还是木然这个景颇族爽直,给出了他的个人看法:
1 t5 E- w6 b5 o" v4 [! `
% ]9 E! A7 X# q( P7 i1 \+ ~, f“这块石头是件行家货,莽带、松花、薄雾的表现非常抢眼,属于罕见的莽上有松花,莽下有白雾是个好赌手,我不知道小侄的买价多少钱,我的心理价在300万上下,如果老兄有意思出手的话我想自己玩玩。”
% ?: |8 C" m4 Y* j3 i# V. z0 k1 y: n
我一下子心都跳起来了,我的天,我才是花了9万不到买的石头,怎么一下子就翻了几倍呢,真是财运来了,你想不发财都不行,300万,我开百货店,牛年马月还赚得到啊!
0 a+ `% W: k& R$ \: _& m7 h+ j6 A/ L7 B4 D* a
“翻沙细腻,沙尖刺手,不多见的老皮细沙,加上皮上油性极好,也特别坠手,从蒙头料来说,除了那个磨刀口还真没有什么能谈嫌的缺点”蒋老板把目光转向了我老爸,又看了看木然。却只见老爸不动声色,静静抽烟喝茶。
2 R. \* v+ B! q( _. O$ q; @* I% C& `$ S+ W5 t
“400万我能承受”蒋老板一口就加了100万,又觉得有点不妥,回头望了一眼木然:“老朋友了,遇见也是缘分,要不咋三人一人一股合着来谈?”
  x) l: R$ F+ h
) d6 b+ c/ z3 t5 F“500万”木然对蒋老板的抬杠感觉到一丝不快,没有接蒋老板的话,牛气上来了。
" ?. g4 ^! k  D4 a3 y7 S6 b  d我也非常诧异,生意行业除了公盘一般很难遇到这种现场的价格“厮杀”。1 Z5 w6 e; p: B2 J
$ A" U* [2 v7 m" ]
在巨额财富面前,我是有些按耐不住,用眼睛看了老爸两眼,心想,这个价老爸可能是满意了,如果没有人再加,这么高的价格,赶紧出手吧,我眼前似乎看到了一捆捆的钞票从口袋里倒出来了。但老爸气定神闲,毫无反应。% u% ?$ w  j  F/ L2 ?

) q7 d" ]  C( I# p: c/ K# Q3 q/ }9 S“600万,”蒋老板带着一丝不服输的懊恼2 i# d/ n, m4 Y5 u
& L/ h' x1 i3 }1 l7 `* G9 P' C% U6 i
“660万,”景颇族木然这次只加了60万。2 c. D% f% S! u# l2 ^! `1 E

, l: m( t+ k" f) a  B$ H) S! K价格到了660万,见我老爸还是不动声色,这时,在旁边一直没沉默的汪老板发话了:
' t5 e" i  W9 r
( @7 S7 j! B+ S% T“我说各位,我提个建议好不好?能不能先开个窗口,口不用多大,只要开一个核桃大的小口就行,如果见色的话,我可以出1500万!”8 D* r1 n6 G" c# w0 [
: L9 _) O; p, R* C) A) O8 N- i5 _( X
“开口见色的话,我出2000万!”1 `: Z, S5 J* M0 [
“我出3000万!”" E  v  J. y  b- [* h% a: X

. K. Z; X) c" t气氛有些僵,本来关系还好的三人像着魔一样的有点匪夷所思的不理性。
% z( h; X6 c- S% K" @) H  G“这窗开不开,不是我们说了算啊,得主人说了才算,”汪老板看了看我父亲:“老大哥,你看怎么说呢?这口开还是不开呢?”" w# O4 C3 W  g: s+ j$ {3 t
- W8 J( J7 e: L% F: N. c
我感觉这汪老板,比其他那两个厉害,算是三人中比较沉着冷静的一位。6 m% }1 \5 r! y. U" p3 A/ w
“感谢各位的诚意,这块料开窗也是大赌,这个石头我暂时也是想合个只赚不赔的打算,赚点小钱,还没有做赌的准备”父亲故意停顿了一下,微笑着说:“刚才各位出的价格,最高的是660万,这个价格差得还比较远,今天只是以玉会友,大家要是有兴趣,改天有机会,我们再论。”& I' _; f8 t5 k' L4 E6 i( V% J
5 j( m- J) c# q/ [& D, Y
“老大哥,你心目中的价格究竟是多少?你总得说个数呀,让我们这样给你竞价,都是多年的朋友了,你也不够意思吧?”木然还是不想放弃,继续套我父亲的“底牌”。$ {& N6 X' P. }  F, ^
# M4 I! M7 h/ ~8 u( s9 l
“大家不要心急,你们给出的价钱跟想要的心里价实在差距太大了,有点不太好谈,今天把各位老友请来,就算是以玉会友,交流鉴赏。”
" {! w  y) e* A8 v0 s9 f( l$ S5 p6 p* t
! Z: F3 \! S4 w3 v7 L那边老妈已经喊着让客人入席吃饭了。我突然发现,老爸其实心里也没有底,他说的所谓的心里的低价,纯属一种手段,目的其实跟我一样,也是在试探这块翡翠的价值分量,找来的三位老板,说到底都是来走过场,以便从中探查行情,试探动向的,以便在今后真正意义上的交易中更好的把握主动。% g, `* \8 J6 }( n! o7 `
; q8 D1 {$ c: Q
不过,我已经是大开眼界了,心着实狂跳了几次,从300万到660万,这么高的价格,我感到有些懵啊,怎么还不卖呢?在这点上,老妈我俩的意见是一致的。8 n" e4 j7 ?; u5 b5 p- J- A& C/ I
& [2 J3 L7 d7 E$ O9 o! ~* O
“差不多就赶快出手了,别再耗了,才8万8买的石头,人家出到这么个价格,见好就收吧,不要太贪心,”客人走后,老妈沉不住气,开始说老爸了:“你忘了?瑞江的爷爷当年为什么垮了吗?”1 l! _& Q3 }) I9 q
“你就少说两句好不好?我自有分寸,各是一码事,不能相提并论的。”
/ m  g$ S% n6 f/ b* K0 I3 _……
+ E, e, X8 r& B% i2 Q0 {8 x追问老妈才知道,原来,我爷爷当年做玉石生意,初期一直都很顺利,可谓风生水起,赚了不少钱,后来就因为花了500万入手了一个赌石,那个时候的500万,对普通人来说是个天文大数啊,起码也相当于现在的3000万了。
: ^; r7 B+ K3 }" X
7 V3 M' u- h' i( m0 P入手后不久,有几个买家都出到过580万,但我爷爷却没有抓住机会,太过自信,认为解开后能赚到更多,后来一刀切开后,老天不作美,彻底垮了,只回收了十多万元,从此元气大伤,为了生活,才不得已改行开了个小百货店谋生。
& s" K8 q# G: z1 I5 U/ N+ L; Z
2 o6 O5 n. `( ]1 w7 e, d然而现在,同样的问题又摆到了我们的面前,是见好就收呢,还是继续观察呢??这磨刀石真是把我搞得一头雾水啊,我不禁陷入了深深地思虑中。….3 u# r* Q; n* v+ u1 G* w3 E
4 \4 D- d# [7 N) |8 r0 k9 v
; X2 ^! q, ]4 L' Q: T
第九章 好花招来蜜蜂采
2 K* I7 m# E$ G# P' u2 g! ?: U  j俗话说,花好不愁蜜蜂采。对我手里的这块祖传翡翠,每每想起我购买时钏祖根老人的嘱咐,加上那天三人看石头怪异的气氛感,就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忧,本也不愿意张扬,心想只要能赚钱,赚多赚少不在乎,只求尽快出手,但经老爸请来一帮人一折腾,再想保持低调,已经不可能了。要知道,我老爸请来的那些人,都是翡翠赌石界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物,人脉广泛,遍布各地。: b7 w; T; Z2 P' p2 D8 ~

) s- D0 e, |2 a- d' {6 J所以“磨刀石”的消息传递是不言而喻的,一传十、十传百,自从走漏消息以后,就经常接到认识或不认识的咨询电话,都提出要看看我这磨刀石。我们的原则是,石头一概不拿到外面去,只能到家里来看货,以至于很长一段日子,家里就宾客不断,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都想上手这块祖传的翡翠磨刀石。由于我不懂赌石,加之又要照顾百货店的生意和业务,所以,老父亲让我从中协助,学习观察,不能随意表态,具体的“磨刀石”业务由老父亲负责接待洽谈。
/ W/ M, v: H2 k7 }8 x
: T" T4 g6 U4 L1 n按照行道上的规矩,凡是到家里来看货的人,都不能同时一起看,只能逐个看货。石头放在一个房间里,一个看完了,才能安排下一个进入查看。我家里就这么一块翡翠石料,却似乎成了交易市场。
* U* G8 X9 [# M; e
# v! L8 L: `3 _- m5 `: z在这段日子,我领略到了赌石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商品交易,更像是一个看不见硝烟的心理战场。各地老板表面客客气气,和蔼谦和,他们的内心却精明盘计,各设招法,斗智斗勇。他们都能说会道,可以说,都是赌石界的“武林高手”或者“职业杀手”。! M6 @2 ]- ~, M" P3 n' \4 c: L- K

4 h; V: D9 w8 i# B% r, r磨刀石的“魔性”依然,让第一次见它的每个人都有一种着魔般的感觉,期初我还很好奇这种让人沉沦的感觉,时间长了,这种感觉也慢慢淡化了……
2 I  n) z( [' U8 O8 Y0 e0 k2 N, _$ |$ C2 i# L, I7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看石头谈价格的商人个个都很精明,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老爸也有他的招法,那就漫天要价,或是10亿或是20亿,(在缅甸,玉石行业买石头可以不着边际的漫天要价),对客人的出价不露声色,静观其变,让各路玉石商凭自己的观察能力和以往的购货经验去估测和出价,最后都回馈一句话:“离心里价实在差得太远,不好意思”。所以,每次客人看完货后,都是叹着气遗憾告终。* i$ h0 Q+ R4 T1 G# S- x

) B* l" A% T, W- S7 e( {这天,一位叫勒干的老板看完石头后,和我们商谈起来,他已经是第三次来看石头了,是老爸的朋友木然介绍来的。这木然就是老爸曾经请来鉴赏过石头的那位景颇族,当时就是他出价到了660万,但没有成交。不知道什么原因,木然回去后就没有了下文。却介绍了这位勒干前来购买。勒干身上,除了有一股景颇族的爽直和野性外,眼神里还透露着生意人的老练精明。
+ R  ]% x: p' q2 [
5 Z* W% d/ u# ^8 R2 }5 p. C“老大哥,你和木然是多年的朋友,我和木然也是朋友,是他介绍了,我才来认识你,我们现在也算是朋友了,我从八莫那边过来都已经三次了,专门来看你这翡翠料子,我是诚心诚意的想买,大家也不要再绕了,你也开个实价。”; u& ?* P1 U0 v0 l  T5 p; v% c
" ]( ~+ w$ I, {" d7 x
“是啊,肯定也是朋友了,我也看到了你的诚意,那你最多能出到多少价?”: U2 X0 ?3 z: P+ ~! C5 w
* R0 [- s, D/ F" |
“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这石头,正宗帕敢老场玉,按照我的判断,种水应该都属于上品,说实话,我是很有兴趣,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几次来谈,”勒干用眼睛扫视了一下,其实也在揣摩我们的心理,点燃一支烟继续说道:; X3 g+ x7 W, I" Q' ~1 ~" d

& u/ E) _; P* h/ I“但是,大家都知道,神仙难断寸玉,何况是这么大的石头,只从皮壳上是不能完全断定的,虽然上面有了一口磨刀口,但与蒙头石没有两样,这料子确实难以捉摸,就算有了种水,有没有色,这很难判定,这些我也得考虑风险的问题,”
0 d, I- |; E& ^) S+ o, k% ]% ]- l  j: Y% p/ w' Q
“你说这个,都是事实,不然就不叫赌石了,没有关系,你看是多少品质,你就出多少价,成与不成,大家都不会生气。”
0 d; H$ o5 M4 A) _* T
2 `- x9 P+ f: H8 {. N: z+ Y9 ^“这样吧,老大哥,不管别人给你出过多少价位,我也不想去知道,前面我来看了两次了,但都没有出过价,今天我给你开个价,如果能行,我也就赌一把,我们就做成这笔生意。”
" c+ m0 F$ f3 y- v" D9 A4 i8 s3 K+ L! R  k
; S) u: U: ]% ]# q% ~“你说你说,开多开少,我们绝不生气。”% G6 }' j* l8 L* p6 N/ E6 S9 {- N
“这样吧,一口价1000万!”
" @0 s% F6 C- h! H/ i+ A8 X* x
' K" i7 ]# d' m; f* A( R, g哇!我在旁边心都要跳出来了,心想这下大概是有希望了,一旦成交,我马上就变成千万富翁了,我心里象跑进去了一只兔子,蹦跳得厉害,我用眼睛盯住了老爸。只见老爸,用犀利的目光瞥了我一眼,将手里的烟头往烟灰缸里弹了弹,我看懂了老爸的意思,那就是要沉住气。老爸笑了笑说:
: W' N* d2 k4 `% u* k
, Q  u/ O! z. T7 d9 b“勒干兄弟,我家这石头,什么表现成色,相信你也看到了,而且这么长时间来,看的人也多,我就不说了。至于你开的价格我们还没法接受。”' W9 z/ {) i" N, J4 q3 V& r* u  L

+ O% S% O; g0 c9 H2 j; g8 n“老大哥,差不多了,我看能出到我这个价格的人大概也很少了,我的朋友木然也才开价660万,我这一口就增加了340万啊!”
- Z* `) k& J1 p1 Z9 C1 A, e; }0 {: y& _
勒干似乎也觉得开这个价很是豪气了,脸上流露出了自豪和得意的神情。
3 W5 M: X9 Z4 m1 M. C
& |" T: ?4 G6 c, S+ w! H( r9 d“老大哥,如果你觉得1000万这个价还达不到你的满意,要不我们也来赌一把,这石料开个窗,只要窗口有色,我再加1000万,你看如何?”2 \) Q5 o0 s1 M+ Y
- Y2 T8 S9 ?' y, Y
我看得出,这勒干老板是真的盯上了,大有志在必得的架势。看了这阵势,我真的有些耐不住了,心想,我才花了9万不到买的料子,这一下涨到1000万,就算不喷血,也是高血压了,赶紧出手才是真啊,所以,也不管老爸怎么考虑了。. |/ T' N2 X* {! }

/ U5 o) k! a& _“勒干老板,你说的这个价格,等我们商量一下,这两天再答复你。”- g9 \: X) J0 K) d) o  M2 y6 v# S
我本来还想接着说说交易方式什么的,老爸却打断了我的话。! a4 ]8 ^, n9 `

* K& l1 ^6 P+ G& |3 ?8 m“也好吧,勒干兄弟,就先按照我儿子说的吧,你先回去休息,我们考虑后告诉你,你也再斟酌斟酌。如果你真有诚意,你的出价还有上扬空间的话,你也可以先封包,价格的问题,慢后再议。”
# `7 H4 R/ A8 @# W% D
3 A  U. }2 ~5 K) V# b' W所谓“封包”是指自己看好、但价格还没有谈下来的货,则可以先提出将该赌石封存起来,封条上签上自己名字及相关的标注和说明,双方可以约定封包的时限,再慢慢谈价。按照行业规矩,被“封包”的赌石,在约定的时限内或自己没有声明放弃、并亲自解封之前,别人是不能再看的。一件赌石往往不会马上看货就会成交的,买卖双方往往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讨价还价过程。
$ P& y. Z! O3 s7 ?送走勒干后,我有些急不可耐的跟老父亲抱怨起来。! {$ Z. j  j' }( U3 `( @0 q0 @* `" c
, m& v' q( j! }; b/ n
“老爸,我们见好就收吧,人家都出到1000万了,这个价格如果还不出手,错过机会就不好说了。”我真有些憋闷心烦了:0 @) m8 g; k) {9 S$ Z& b; Y. U9 b3 g. ^
: B) ]" w6 V0 F
“这翡翠石头,自从买来以后,来看过的人也不少了,但看的人多,真正出价的不多,即使是出价的老板,很多也就是出价几百万,上千万的出价,这勒干还是第一个,我看他这人是真有心买,都已经来三次了。”6 N4 K; H7 o5 v. C6 u) ]

# V1 k5 t" v2 C% j& _- V) c“你不要急,瑞江,你没有见过大场面,但你还没有见过钱吗?1000万就让你乱了阵脚了?眼光短浅!”老爸也有些不满意我的表现了。6 [5 a$ ^  E1 t: }1 x
5 X6 Z* u$ f% k
“那你觉得到底要卖多少?我们总得有个底价啊,这底价,我们可以暂时不报出去,但你也得给我说个数字,让我心里有底。”
3 o4 f/ L( k1 I: W* s% A
7 f& Q# k1 r/ h: u“底价我是有了,但也还在观察评估,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怕你沉不住气,说了出去。”
! B# U0 a6 j% R8 y老爸看了看我,迟疑了一下:
6 f# J# b* w  U* Y) Z4 ?. K1 l) _% M! C% k! d
“这石头,我初次看了后,说实话,我也没有底,你才8万多元买来的东西,想着也不是什么太好的料子,哪知道却大大出乎我的所料,借着这些日子这么多人的判断来看,这绝对是一块精品翡翠,八九不离十。”
: u8 A0 r: u- m( G' M+ N. b! ]2 l& b; H  l! T
“这就是一种机缘巧合了,钏祖根家保存了几代人的东西,让我捡了便宜。”2 `* L- b" X7 P' s0 N. I
5 d( A2 m8 B2 A* F8 w# b8 M
我是有些于心不忍的感觉,这钏祖根家,正赶上磨难的时候,虽然说也都是自愿的,但多少也有点乘人之危的感觉啊。
1 K( \7 U9 x0 {! }  B0 [. {+ W, k4 H
“老爸,我是想,如果真的卖发了,以后我们再给钏家包个大一点的红包吧,人家也不容易,感觉怪可怜的”  e, `/ M0 l- r3 f8 ~! J& c' X/ \* G
“那不是问题,以后的事慢后再说了”,父亲把话题转到刚才的底价上:
! S. m0 ~( M" @! Q6 K9 w+ Z$ _* o. q* s/ {% W  g1 e  ]% E& \+ [
“过去这段时间,我联系来这么多人,目的还是探行情,现在对底价有了一个基本的评估,那就是5000万!”& w; m/ d8 I; ^- w4 _4 o! |$ s
1 x  k/ ]8 G; F2 ]( `
“5000万啊?!会不会高多了?”9 d# I8 A7 W" U, D9 C$ n6 Q
5 B/ I# O4 m0 Z/ E/ ]
我简直是惊得几乎是喊出来了。老妈听到动静,走了进来:# k3 B! s% ~! c, V6 R
“你们父子两在这一惊一乍的,到底怎么了?”
6 d* [& ?9 M6 I1 i$ y“没咋的,老妈,我家这石头要5000万啊!”% m) d" l1 a3 t( E5 V

, a: c* Y- w0 r5 L: V1 G1 `“谁出的价?”% U& J5 h0 {3 c7 ^& f

0 K3 I% p+ k- m2 h7 r+ t2 h1 A“谁也没有出,是老爸说的底价”
) f, ^# E( H; t* h' v9 K“不要神经病了,”老妈显然是在埋怨老爸了,怕我们头脑发热,错失机会。
4 R- q& V  G- ?# F0 F+ ]2 x* A+ O$ n
“上次那个景颇族已经出价660万了,我看就出手吧,能赚这么多,已经是交好运了,别错失良机了!”( F1 @6 {7 W: p! e2 V

- _, k. B- J3 Y: d) r$ N& G“老妈,不是660万的事了,今天那个勒干老板已经出到1000万了!老爸还在考虑”! R1 Q3 X7 ]3 _3 R7 m/ |
6 k% ]" T2 {- M" A
“还考虑什么啊,差不多,该出手快出手了,明天就通知他来吧,卖成了,我准备饭菜也招待人家一次。”0 p+ J  k- w- i
4 [4 j; ?0 L3 f: K$ ?* c
“你们就别再喳喳了,这个事情我自有分寸,既然老天照应,得了这么块难得的祖传翡翠,这不是你想买就买得到,想遇就遇得到的,我们也不能为了眼前的几个钱就轻易出手吧?”老爸接着说:0 C8 E% G# T' m3 T; X# x( W
“这块料,是蒙头料,如果是开窗料,还不岂止是5000万啊!”- P/ r: O* B  S; [
. t  P. O& {+ P8 ?+ ^5 O
其实,来家里看货的好几个老板也提出开窗的事,我也在想,如果能确定里面的成水的话,干脆开个窗,那样,我们要价也有底气,买家买的更放心坦然,就算价格高一点,也有人买,这段时间来看货的老板,大都出不起价,基本也就是出到几百万,出得最高的也就只是那个勒干老板,也才1000万。' S8 [9 S7 ]# m
" a: L  o0 l; u, @
“老爸,要不我们就开个窗吧,这样透明一点,可能更有利,如果真有把握,干脆解开卖明货”/ o  t, ]2 ^0 H9 L- }1 W7 [
+ T3 r" r- n( H: b6 |3 t! @
“现在不能开窗,解开就更做不得,开了窗和不开窗就可能完全不一样了,就算是十个老板有十个人都说是极品翡翠,也开不得,更切不得,除非有十分的把握,就算是有十分的把握,也要等切开后才见分晓,买货的老板肯定巴不得我们这样做,但石头是我们的,万一开垮了,谁也不会来帮我们承担。”
$ _0 V1 N( n+ z
4 E7 A) Q( _- Q) W5 s“是啊,瑞江,你爸说的对,开不得,也切不得,当年你爷爷就是因为切石才切垮的,千万搞不得”
. M& H( ?/ r. j1 f“开不得,切不得,人家出了那么大的价格,又不卖,我真是不懂了”( ~+ [" S1 G- B

: x6 I! K2 _. C) Z5 f/ E“你们不要急,要耐心点,翡翠是讲缘分的,钏祖根家几代人的翡翠到你手上,这是机缘巧合,我们卖出去也是要机缘巧合啊,水到渠成,耐心等待机会吧”
0 C/ J! M  j, d, U. F. M, H想想老爸说的也有道理,及早卖出去,固然能马上赚到钱,但对这块祖传的翡翠,也不能只是一个钱字,在现实的经济利益面前,若能看淡一点、看远一点、随缘一点,也许才对得起这块祖传的翡翠。

0

主题

102

帖子

20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5
发表于 2017-8-29 11:46:37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貌似我真的很笨??看个明白。

0

主题

84

帖子

20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1
发表于 2017-8-29 11:52:48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回答了那么多,没有加分了,郁闷。。

0

主题

86

帖子

20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3
发表于 2017-8-29 12: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先看看怎么样!

0

主题

101

帖子

20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9
发表于 2017-8-29 12: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现在做什么好?

0

主题

163

帖子

20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2
发表于 2017-8-29 12: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要睡觉了, 呵呵

0

主题

479

帖子

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0
发表于 2017-11-23 02: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一个鸡蛋跑到青藏高原,结果它变成了氢弹;

0

主题

484

帖子

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
发表于 2017-12-5 05: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再长的路,一步步也能走完,再短的路,不迈开双脚也无法到达。

0

主题

469

帖子

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0
发表于 2017-12-17 14: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我喜欢,好漂亮的说!~~

0

主题

447

帖子

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0
发表于 2018-1-28 09: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猪呀! 不客气~!~

0

主题

442

帖子

14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7
发表于 2018-3-14 09: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女人啊真是那句话~~~无理占三分~~忘记怎么说了 呵呵 ~~帮我想想

0

主题

469

帖子

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0
发表于 2018-5-1 22: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最好表回来....回来..偶也扒了的.......猪皮........

0

主题

479

帖子

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0
发表于 2018-5-28 22: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我在顶贴~!~

0

主题

84

帖子

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0
发表于 2018-6-12 03:56:12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先踹一脚再说~~~~~~

0

主题

83

帖子

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0
发表于 2018-7-1 22: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 招呼Ta 关注Ta
女人啊真是那句话~~~无理占三分~~忘记怎么说了 呵呵 ~~帮我想想
在线好友 消息 提醒 我的菜单 浏览 发贴 记录
技术支持
!tabtitle!
公众号
CCB3_COM
微信扫一扫

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亻建商B.CCB3.COM头条! ( 闽ICP备15000141号 )

GMT+8, 2019-3-24 11:10 , Processed in 0.193390 second(s), 162 queries .

Powered by BBS X3.4

© 2001-2017 CCB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